九音十羽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透骨生香【中】

       黄少天其人,看似大大咧咧不在乎外物,实则心细如发,不然也不能把香水配方一一调整至最佳比例。

       暗夜风动,卧室的窗帘发出细微的声响,三楼并未安装防盗窗。黄少天蓦地清醒,睡前锁了窗,不知是谁半夜访?

       黄少天不动声色的把手伸到枕下,佯装熟睡。仔细聆听窗边的细微声响。“咔哒”。很轻的一声,但黄少天知道,并未加固过的窗锁定然已被撬开。只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趁来者不备,或许还可一搏……

       可周遭却动静全无,黄少天不禁握紧了枕下的枪,对未知的恐惧漫上心头。

       喻文州看着床上略微有些颤抖的身躯,无声的笑了笑。这个小老板一早就醒了,他可以确定。枕下的手中或许是握有防身的枪支吧。

        这时楼下大门门锁也传来被撬开的声响,黄少天心中讶异不已,这破店还引来了两拨人?喻文州也于此时动手。黄少天只觉鼻端传来刺鼻气味,瞪大了双眼也只看到一个模糊人影,便再无意识。

        喻文州扛着被迷晕的黄少天跳出窗外,不忘顺手带走了枕头下的枪,还锁好了窗。
    
      黄少天再次醒来是在一张尚算松软的大床上,周遭阳光刺眼。眼皮沉重,他尝试着睁开眼睛。模糊的光影逐渐在视网膜上成像,黄少天于是看到了站在窗边负手而笑的男人。

      明明穿着再普通不过的白衬衣牛仔裤,笑的也像是温暖的邻家大男孩,黄少天还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噤。

        喻文州把黄少天的反应都看在眼里,不由对这次的任务目标更多了几分兴趣。
    
       黄少天见他不语,便率先开口:“那边的兄弟敢问尊姓大名啊?深夜把我掳来不只是为了让我换个地方过夜吧?我一个破卖香水的又没钱又没势的你把我抓来也没用啊是不?”

      倚在窗边的男人依旧笑看着他,就在黄少天以为他大概不会同自己讲话的时候,喻文州才向他走过来。“喻文州,我的名字。”唇边仍是带着笑。在黄少天眼里却充满了威胁意味。

      黄少天暗暗觉得这人不简单,也不透露掳人的动机。仿佛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顶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却不知心思有多深沉。

        喻文州走过床边,瞥他一眼,看他眼珠乱转可爱的紧。忍住笑道:“都十二点了,你要是不饿的话,可以继续躺着。”
    
     说罢自顾自开了卧室门走出去,且故意没有关门。饭菜的香味顿时唤醒了黄少天的胃。再也顾不上什么可能的危险,先祭五脏庙比较重要。
    
     于是也翻身下床,走出卧室便看到喻文州坐在餐桌前等他。黄少天也无暇去思考其他,坐在桌前便开始大快朵颐。喻文州笑着给他盛了碗汤,黄少天看了看,却没有喝。

      喻文州看出他的心思,不由扶额:“这一桌菜都是我做的,要是想给你下药,你也躲不过去。”黄少天咬牙:“我又不是怕你下药,我晾一会儿再喝不成么?”

      喻文州再度弯起唇角,这位小少爷,可是比自己想象中有趣得多。小野猫伸爪子的样子跟熟睡的样子可不一样,不过,都意外的可爱呢。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再说话,黄少天专心致志的对付眼前的饭菜,吃饱了才有革命的本钱,何况眼前这个家伙看起来可并非善类。

      直到黄少天用餐巾纸抹了抹嘴角,喻文州才开口道:“吃饱了?”黄少天放下纸巾,不答反问:“你到底抓我来做什么?我附近店里的老板可都认识我,我今天要是不回去开店的话,他们一定会发现异常的。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成吗?我要是能给你你想要的,我一定给,然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成么?”

      喻文州仍是笑着,眼里多了几分戏谑的光芒:“若我说,我想要你呢?”

tbc

     

     

        
      

此间少年

遇见小天使真好w😘

繁安:

【占tag致歉】
【短小文评不喜勿喷】
【私心艾特太太 @九音十羽
首先恭喜太太的百日喻黄完结啦!
我要做检讨,九音太太的小甜饼早在2月6日就完结了,可是我现在才写完这个文评(拖延症晚期)…
太太的百日喻黄都是小甜饼,吃的炒鸡满足(◦˙▽˙◦)
好了进入正题——
首先感谢太太动笔写下这些文字,跟我们分享了ta眼里心里的喻黄。
太太文风似乎偏小清新一些,不知道我评价的对不对哈。就是那种微风拂过,吹皱一池春水的感觉,淡淡的没有那么浓烈,却让人觉得:啊,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悄咪咪说一下,太太要不要试试写意识流?感觉九音太太的文笔写出的意识流会超棒诶。
太太笔下的喻总超暖,黄少也没有那么话痨啦,真是喜闻乐见(不你)。
嗯...太太真的是让我见到了另一种喻黄间的相处模式,那种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感觉令人神往。太太也一定是这种安静的人吧,或者说,过着这样的生活?
〔小小吐槽一下:太太你有的地方画风突变了诶〕
总之还是要感谢太太的文字!能阅读到这样文字,并从中汲取点儿力量,多好啊。
九音太太真的超棒的。
最后留一段话送给喻黄:
『那我们就归彼此好了。
你的眷念归我,我的怀慕归你。
你的张扬归我,我的欢喜归你。
你的余生归我,我的命数归你。』

【随便转】叶修于逆境涅槃重生 我于其身后绝不低头。

说实话清明之后我都一直不敢刷微博,我怕看到铺天盖地的负面言论,我怕不分青红皂白的yy粉的过激言论伤害我的信仰。是书粉错了,可为什么你们对一切道歉视而不见,恶语嘲讽层出不穷。身边的朋友都因此很难过,叶修那么好,是被我们视作信仰的存在。你们看你们的剧,我们看我们的书,最好相安无事。如果非要带话题骂叶修骂我们,那就正面刚吧。

六洵无决意。:

无人生还_:







风雨欲来啊,叶修生贺都快到了这帮人能不能安分点,mmp




飞机吧台有酒:







我是天上的仙女二狗子:















我才知道,很多事。
















以下只是我和我的一些朋友个人观点。
















叶修快生日了。
















他唯一的三连冠生日。
















谁他妈再敢打搅,老子他妈什么事都给你做出来!
















*******
















一人犯错全圈道歉最后被说无作为?
















一口一个社会毒瘤您家粉丝能不能摸摸良心擦亮眼睛好好看看你们口中的毒瘤都做了什么?
















原先yy粉丝挑事说“叶修姓杨不姓叶”“叶修只是一个角色”怎么不见剧组方出来认错?
















作为一名演员应该把角色跟本人分开的职业素养,yy是否有我不评价,但是作为粉丝我希望你能清楚
















别把你家爱豆跟我们的信仰扯在一起
















他们不一样
















你要粉粉你家爱豆好不好
















你又不喜欢他们你干嘛要拉出来啊
















你有啥想说的你不能单独说出来吗你非要跑到我们的地盘说,在我们的地方bb那么多还让我们家姑娘滚
















谁给你的脸啊
















也别因为电视剧怎么演的就以为人物就是那样的,告诉你,电视剧所展现出的完全没有我们喜欢的那些人百分之一的好
















是,是有些人做错了,我们也难受也感到羞愧
















但是那么多道歉为什么你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啊
















我们没有道歉吗?
















还是说你没有长眼睛?
















虫爹曾经说过希望全职动漫出来后能优秀得让人忘记原著
















大家都是有信仰的人啊,所以才会在我们中某些人侮辱了你们的信仰时站出来说抱歉,因为我们也知道信仰被侮辱有多难受,因为我们不想我们的信仰因为那些人被抹黑,可是为什么你们视而不见呢?
















究竟要到哪种程度才能让人满意?
















我们家姑娘明明什么也没做却因为一个人被扣上社会毒瘤人类败类的帽子。
















结果最后呢。
















明明他们也很无辜啊。
















我们家的姑娘跟汉字们真的很无辜啊
















一个人的做法偏激为什么要扯上整个粉丝群体?那么多粉丝都出来拼命道歉,就是为了你们不要因为某个人的行为而误会了我们更多的粉丝,甚至误会我们一直崇拜一直当做信仰去爱的人
















一人做错全圈道歉还不够吗,其他只想守着自家信仰的人被突如其来的锅砸的头破血流,但为了自己的信仰带着伤一遍遍的道歉扩散声明
















因为个别人员牵扯整个圈子
















全职是我们的全职,叶修是我们的叶修,拜托你们把你们的剧你们的爱豆和我们喜欢的书喜欢的人分开!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真的,我真的只想那些无辜被伤害的姑娘跟汉子们能够好好的,希望他们在今后的日子里面不会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不会再遭受莫名的伤害
















*******
















以下全部我个人观点,要怎么着朝我来就好,别扯上其他粉丝,他们没那么多空陪你们闹。
















*******
















亲爱的,首先你要明白,我们不一样,我们永远也不会有交集,看完我也不指望你能怎么样。
















但是呢不好意思,杨洋这个人长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
















因为我混二次。
















杨洋自然不稀罕这一个电视剧。
















但是同样的,我全职高手同样不稀罕你一个杨洋。
















名气高又怎么了,比较红又怎么了。
















这是这样,就要求全世界围着你转?
















我不要求你喜欢叶修,但你至少不要黑他。
















他受了太多委屈了。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
















我想理了我已经路转黑黑透了那种。昨天我真的很真诚很真诚的解释了一个早上,但是完全没有卵用。
















完全没有人愿意听我们说话,他们就会说我们垃圾人渣,我都不知道这个无妄之灾怎么来的,突然之间就铺天盖地的砸我们头上了。
















我不粉杨洋。
















因为我一向是二次的,三次明星什么的,不感兴趣。
















但是我也从来没有黑过。
















杨洋很有名。
















我的朋友很多都特别喜欢他,卡贴上全部都是,天天一脸花痴对我安利。
















杨洋在网上稍微有点委屈,我同学就恨不得把桌子给扔了。
















我当时想啊,这样的人好幸福呢,有这样的粉丝。
















是么。
















现在,我改观了。
















我依旧不粉杨洋,这件事他或许是受害者,因为我同学的缘故,我一向对他很有好感。
















但是也请杨洋的粉丝克制些,我们道歉了,只那一个人,就要把帽子全部扑在我们头上。
















我不接受。
















实际上因为我同学的缘故,我对杨洋一向很有好感。
















发生这样的事,我们也措手不及。
















另外我也想某些粉丝清楚。
















我们书粉,不接受电视剧,为什么。
















不是因为那什么所谓场景不够壮阔,也不是因为你们口中的恶意排斥。
















因为叶修对我来说,他不是一个角色。
















他是个人,他是我的神,他是我的信仰我的光。
















他对我来讲,是个活生生的,我愿意用毕生来吹他捧他宠他爱他。
















而不是某些人说的,他只是一个角色。
















这句话,我听到心尖都在疼。
















杨洋肯定很不好受。
















遇上这样的事,谁不会好受。
















我同学得知消息也不好受。
















我们拼命道歉,就是想要你们好受些。
















我也在此郑重道歉:对不起。
















但是你们呢。
















杨洋受了委屈。
















我们都在道歉啊。
















但是叶修呢。
















叶修受了多少委屈,他被人说只是一个角色啊。
















你知道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疼的哭了多久吗?
















你不知道。
















你们这种人,永远也不会知道。
















他的好,你不懂,你不明白,他那样的耀眼,你永远也不会了解。
















世界上有一个那么那么好的人。
















可你永远不会知道。
















书改电视剧,现在的潮流。
















但是那些剧情,剧情你至少不要改啊?!!
















全职高手,它没有CP,他是讲的叶修自逆境崛起,那是叶修的故事,属于他的荣耀啊。
















你们有什么资格,就这么篡夺了他的荣耀,他的热血,他对荣耀一如既往的爱?
















你们没有资格。
















因为你们只知道,帅才是正道,剧情言情就好。
















开后宫多好啊。
















看的人多啊。
















男主怎么都好,那只是个角色。
















你他妈谁给你的脸!!!
















警告杨洋的粉丝,全职高手是全职高手,杨洋是杨洋,我他妈不喜欢杨洋,但是我他妈也不允许有人玷污叶修和全职。
















一搜全职高手就想到杨洋?
















谁给你的脸!!!
















我可以允许你说,提到全职,会想起杨洋是个很不错的演员,把叶修诠释的很好。
















但我不允许他就这样被忽视,被抹杀。
















靠他妈在我们眼里,全职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小说,那么多的人,他们都是活生生的,值得被爱的。
















杨洋粉丝你他妈站出来,你他妈敢跟我说,十年八年,甚至一生之后,你还会爱着杨洋,一如既往?
















我不管你能不能,我可以在此宣布。叶修,我爱你,我一辈子都会是叶粉。
















不是我想不想和那名书粉撇清关系的缘故。
















只是她烧的时候我不在场,我能阻止吗?
















她那么做自然不对。
















所以我们一直,不停的,拼命的道歉。
















我们和你不一样,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你爱他的什么,他没有颜值,你爱他吗?
















或许很多人会回答,爱啊。
















我不知道叶修什么模样。
















但他身上美好的品质,足以让我双手为他奉上全世界。
















因为那是叶修,因为那是我爱的,最棒的叶修。
















不要把我爱的叶修,和你们的杨洋混为一谈。
















他不是角色,他是我的信仰。
















最后,最后一次道歉。
















清明事件,对不起。
















不要把全职想的太简单,那不止是一个小说,不是你们可以随意改写,叶修也不是你们可以随意抹杀的。
















那是我的,我们的信仰。
















p.s.这是我最冷静的语气了。
















也是我最客气的言语了。
















再发这一类的话。
















脏字大概要刷屏了。
















来喷吧。
















随便喷。
















没点心理素质,怎么好意思说是我叶的粉丝。
















其实要我说为什么会吵起来呢。
















因为你们,从来没有对叶修有过同等的尊重。
















另外。
















如果这是公关炒作。
















那个人不是情绪失控的书粉,而是公关炒作的黑子。
















那这就是你们对我们书粉最重要的一个,蔑视与轻视,以及不尊重。
















如果再有人跟我说,叶修只是一个角色。
















你、他、妈、等、着、瞧。












透骨生香(上)

         黄少天是个调香师,在G市最繁华的路段开了一家调制香水店。于是黄少天也就是损友口中的“卖香水的。”尽管黄少天就这个问题跟一众损友们辩论了八百回合有余,但无果。   

       他的损友们都在这条街上开店,叶修的兴欣烟草铺,苏沐橙的梳沐糖果店,王杰希的中草堂药铺,周泽楷的轮回巧克力店,甚至有肖时钦的机械铺子。

          说来神奇,仿若一夜之间这些铺子就开了起来,黄少天曾经一度怀疑这帮人是不是地球本土生物。混熟了之后也曾跟他们开玩笑说他们来历不明,结果被叶修怼了回来。原话是:“我们无非就是比你帅了一点,不用太嫉妒啊少天。”把黄少天气的,拉着叶修要舌战八百回合。  

         日子虽然吵嚷却也热闹,黄少天在调香余暇还是很喜欢跟损友们待在一起的。偶尔也给沐橙妹子送一瓶自调香。前调清甜的柑橘味像极了少女店里糖果的香味,中调是浅淡的紫罗兰香,后调是明润的牡丹花香。像极了美女店主的性格,明朗,大方。           

      黄少天也给叶修他们调过香,每个人的香氛对应各自烙印最深的味道。叶修的烟草香,周泽楷的巧克力香,王杰希的药草香,甚至肖时钦的机械味道的香水……  

           这些香水虽然听起来奇怪,但味道却意外的服帖主人的气质,且好闻。不得不说黄少天的调香技术远超某些所谓大牌,而且作为调香师的嗅觉也远非常人可比。永远都能够最灵敏的捕捉到每个人的专属味道。

           黄少天就曾经跟王杰希讲过来往的行人身上沾染或自带的气味,那是晕染在气质里不可磨灭的部分。王杰希深以为然,赞许的点点头就继续看起了《千金方》。      

            那一天,黄少天终于回想起了被周泽楷的沉默支配的恐惧。  

        
        
          吵嚷的白昼很快过去,转眼暮色四合,家家户户窗里透出暖色。

        某间不起眼的公寓房舍里,新来的租客正在灯下描绘什么,似是G市最繁华的街道图景。白皙修长的指间却有厚茧,只看手背还真会以为这是双读书写字人的手。

         深夜,喻文州拿着画好的图稿站在窗边,赫然在黄少天的调香店打上红色记号。他俯视这座城市灯火明灭。唇边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有时人生不也如这夜灯明灭?

          黎明前的静寂,才是最深的黑暗。

          远方,黄少天似是心有所感,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念叨着入夏不久怎会觉夜里寒冷。拉起了深色的窗帘上床睡觉。

      

                                

彩云归

      金陵城中近日颇为不太平,许多官员富商家中遭窃。朝廷已派了重兵把守在官员要宅,可这飞贼武功颇高。不仅来无影去无踪,还每每留下字迹:夜雨声烦。

        高调得让被盗官员气歪了鼻子,然而穷苦百姓却同时收到神秘人送来的善款。有心人想了想前因后果,夜雨声烦侠盗的名声便通过说书人的嘴传遍了江湖。

          某日上午,城中酒楼。一袭蓝袍的年轻人对面坐了个青衣男子。两人边吃边听说书先生讲夜雨声烦的事迹。说书先生添油加醋将夜雨声烦说的如同有三头六臂。

           蓝袍年轻人率先笑出声来,吸引了一众不满的目光。于是压低了声音凑近嘴角含笑的青衣男子,道:“文州啊,这说书先生夸大其词大家还听的如此认真,我想想都觉得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青衣男子也笑,学着他压低了声音:“少天剑圣之名,名不虚传。”黄少天面上得意之色更甚,还故作谦虚:“都是家师传授的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日子如水一般流淌,喻文州原以为会听说书人讲一辈子的夜雨声烦,再同身边的剑客笑得前俯后仰。哪知变故陡生,不如人愿。

           喻文州清楚的记得那个雪夜,黄少天背着包裹来与自己辞行。他说柳州饥荒,百姓民不聊生。郑州知府贪污百姓血汗……还说了很多很多。

            喻文州只知道他要走了,此后再无一知己同听说书人的故事,那故事也因此显得乏味极了。

             谁知上天见怜,某夜,喻文州坐在桌前破译棋局。忽听檐上响动,继而有人轻敲窗棂。呼吸之间,雕花的窗棂已被从外打开,年轻剑客的面庞同月光一起出现在喻文州面前。

                喻文州将眼前人揽入怀中,心头百感交集。幸得此时月,又照彩云归。

            

文州生快!晚上回家码生贺。

#百日喻黄#【day100】

         G市的某处乡野别墅里,一位须发皆白但精神矍铄的老者在翻看一本厚厚的影集,神情变换似是追忆怀念。

          另一位举止文雅的老者端着两杯茶进了书房,凑过去看那本影集。黄少天把影集推了一半给喻文州,道:“文州你看,这是我们蓝雨夺冠的时候!那个时候真的好年轻啊哈哈哈。”喻文州笑着接过话头:“是啊,那时候的你永远充满活力,永远像是有用不完的精神。”

          翻过了一段蓝雨的生涯,后面是两人在荷兰登记结婚的纪念照。两枚造型一致的婚戒戴在两只好看纤长的手上,手中还共同握着一本结婚证。

           黄少天有些感慨:“这是咱们退役的时候吧,因为出柜的事儿,还跟家里协商了好久。”喻文州笑着点头,然而两家人最终还是妥协了,不想误了孩子终身幸福。

           后面的照片里主角多是喻黄两人,偶尔有来探访的亲友们,两人一起度过的纪念日,彼此的生日,春节两家人的大团圆……

            黄少天喋喋不休的说着往事,喻文州安静的听着。午后温暖的阳光从窗口照进来,偶尔微风。太过惬意的环境令人心生困倦,黄少天躺在摇椅上没了言语,不一会儿便听到均匀绵长的呼吸声。喻文州取来薄毯给人盖上,坐在桌前继续翻着影集,唇角勾起浅笑。

             从年少轻狂到垂垂老矣,那些琥珀时光都变成了最珍贵的记忆。春去冬来,白发苍苍,你仍在我身旁。

#百日喻黄#【day99】

          喻文州跟黄少天在一起很多年了。从青训营到蓝雨双核,从带领蓝雨夺冠直至退役。圈内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戴姓女选手,已经把他们俩的同人本写了不知道多少摞。

         然而这俩正主一点儿都不心急,在G市买了房,悠哉悠哉的过着安逸闲适的二人世界。意想不到的是,有天俩人牵手逛街被狗仔拍到了。

         为了博取眼球,照片第一时间被放到了微博上,微博上一片沸腾。CP粉高呼终于等到官糖,唯粉大哭指责对家,理智粉猜测照片的真实性,吃瓜群众静观其变……

           喻文州和黄少天微博消息跟私信本来就多,这次更是接到了好友叶修打来的电话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俩人商量了一下,去转发了那张照片。黄少天V:照片属实,我跟文州从青训营就在一起了,只是一直没有公开,毕竟不想太过高调,也更希望大家能关心我跟他更多的是电竞成绩,而不是私人情感。抱歉瞒了大家这么久,我们不是同性恋,我们只是彼此喜欢。希望大家能够理解这样的感情,非常感谢大家。/ /喻文州V:十二年了,跟少天以后也会一起走下去[爱心]

            一群伙伴们也纷纷转发,叶修V:呦,手残和话唠,还挺般配。//苏沐橙V:恭喜喻黄修成正果!小戴的同人本又有新素材了😜//张佳乐V:天啦,夭寿啦,喻黄出柜啦!//方锐V:瞒了我们这么久,不厚道不厚道。//卢瀚文V:祝喻黄99!一定要幸福哦!

             俩人笑着翻看损友们的转发,相视一笑,手上的对戒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一生所爱,清晨黄昏,相伴隽永,再无多求。

苏州雪

       寒风挟裹着枯叶在苏州城里滚了几遭,苏州城便落了雪。喻亲王府的檐壁四角都被染上了银白,远观似画,近看是景。

       可惜总有人不懂风雅,偏要扰乱这满园静谧。“郑轩郑轩郑轩,文州可曾返归?这都已过了多少日了,他再不回来,我都要无聊得发霉了!我还等着他一同去赏雪呢,哎你怎么不说话啊,文州是不是今日回府啊?”说话间人已至近前,一袭蓝袍,眉眼飞扬,少年意气。喻府的郑管家看着这位熟识的小侯爷,只觉得颇为头疼。

      黄府的小侯爷与自家亲王交好多年,这两人相互拜访亦是司空见惯。自从自家亲王前去衮州赈灾,这小侯爷便天天往喻府跑。偏又不是个斯文少语的性子,一开口便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又快又急。

       郑管家有苦无处诉,勉强挤出个笑脸:“小侯爷莫急,算行程,亲王左不过今日明日便该回来了。”蓝袍少年眼神一亮,:“那我不若进去等他罢,他必定料不到我在他喻府。”又将眼神转向郑管家:“你们也不要告诉文州我在府上啊!”

      郑管家一时语塞,继而领着小侯爷进了府中暖阁,生怕冻着这位贵客。然而黄少天偏要去廊下玩雪,郑管家看着少年被冻红的双手,再想了想喻亲王对这位侯爷的重视程度,顿时倍感压力。

      忽而听得院门响动,同样一袭蓝袍的喻亲王走入这方银白天地之中,含笑看了看廊下的少年,开口唤道:“少天。”玩雪的人停了手中动作,惊喜道:“文州!”

       郑管家率众人出了庭院,那厢喻文州疾步走向黄少天:“下雪天,怎的也不知加衣服便出来……”黄少天怕他念叨,赶紧截住他话头:“你去了那么多日,我想你左不过这两日也该返归了,苏州城的初雪新下,我只想与你一同看。”

      喻文州看着面前眼神清亮的少年,忍不住低头覆上那两片柔软的唇,辗转厮磨,似是诉说多日离别苦,温柔缱绻,似是感慨终见心上人。不知何时又开始飘雪,霜雪落了两人满头,白首一如新。

     

#百日喻黄#【day98】

        黄少天在光线明亮的上午醒来,枕边空荡,穿着居家服走出卧室,凉透的早餐静静的躺在桌上。黄少天笑笑,习以为常的开了微波炉热早餐。

      和喻文州在一起七年了,都说七年之痒,可他们并没有。不过是热恋的激情消散,只留下平淡的生活琐事,没有争吵,却也没有太多温情。

      恋人临出门前总会给自己做好早餐,可是黄少天清楚的记得,在他们刚刚在一起的时候,喻文州每天都一定会叫他起床吃早餐。

      或许是年岁渐长,耐心亦随之缺失。有些烫口的粥猝然进入口腔,正在怔神的黄少天被烫的一个激灵。手中汤匙亦随之坠地。黄少天对着地上的瓷勺尸体苦笑一生,默默念了句碎碎平安,便蹲下身去捡碎瓷片。

      人精神不集中的时候总是容易出意外,瓷片边缘划到了手,殷红顿时从好看的手指上涌出。门口传来钥匙的声音,是喻文州回来了。

      喻文州进到客厅便看到黄少天用左手翻箱倒柜,右手正在流血。喻文州立即皱起了眉:“少天,怎么弄的?”黄少天回头笑了笑,只答:“没事,不小心让碎瓷片划到了。”

      喻文州突然觉得难过,曾经那么耀眼的少年,如今竟变成了这般模样。快步走上去找到装创口贴的抽屉,小心翼翼的帮恋人贴好伤口。

      喻文州轻轻揉了揉面前人柔软的发丝,道:“好好待着,厨房我去收拾。”顿了顿:“少天,我爱你。”

       相恋七年,爱人心思岂能不知。黄少天看了看在厨房为自己清理餐桌准备午餐的男人,嘴角挂上笑容。才第七年而已,他们还有一辈子要用来相守,他对未来和恋人,皆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