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音十羽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苏州雪

       寒风挟裹着枯叶在苏州城里滚了几遭,苏州城便落了雪。喻亲王府的檐壁四角都被染上了银白,远观似画,近看是景。

       可惜总有人不懂风雅,偏要扰乱这满园静谧。“郑轩郑轩郑轩,文州可曾返归?这都已过了多少日了,他再不回来,我都要无聊得发霉了!我还等着他一同去赏雪呢,哎你怎么不说话啊,文州是不是今日回府啊?”说话间人已至近前,一袭蓝袍,眉眼飞扬,少年意气。喻府的郑管家看着这位熟识的小侯爷,只觉得颇为头疼。

      黄府的小侯爷与自家亲王交好多年,这两人相互拜访亦是司空见惯。自从自家亲王前去衮州赈灾,这小侯爷便天天往喻府跑。偏又不是个斯文少语的性子,一开口便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又快又急。

       郑管家有苦无处诉,勉强挤出个笑脸:“小侯爷莫急,算行程,亲王左不过今日明日便该回来了。”蓝袍少年眼神一亮,:“那我不若进去等他罢,他必定料不到我在他喻府。”又将眼神转向郑管家:“你们也不要告诉文州我在府上啊!”

      郑管家一时语塞,继而领着小侯爷进了府中暖阁,生怕冻着这位贵客。然而黄少天偏要去廊下玩雪,郑管家看着少年被冻红的双手,再想了想喻亲王对这位侯爷的重视程度,顿时倍感压力。

      忽而听得院门响动,同样一袭蓝袍的喻亲王走入这方银白天地之中,含笑看了看廊下的少年,开口唤道:“少天。”玩雪的人停了手中动作,惊喜道:“文州!”

       郑管家率众人出了庭院,那厢喻文州疾步走向黄少天:“下雪天,怎的也不知加衣服便出来……”黄少天怕他念叨,赶紧截住他话头:“你去了那么多日,我想你左不过这两日也该返归了,苏州城的初雪新下,我只想与你一同看。”

      喻文州看着面前眼神清亮的少年,忍不住低头覆上那两片柔软的唇,辗转厮磨,似是诉说多日离别苦,温柔缱绻,似是感慨终见心上人。不知何时又开始飘雪,霜雪落了两人满头,白首一如新。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