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音十羽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透骨生香【中】

       黄少天其人,看似大大咧咧不在乎外物,实则心细如发,不然也不能把香水配方一一调整至最佳比例。

       暗夜风动,卧室的窗帘发出细微的声响,三楼并未安装防盗窗。黄少天蓦地清醒,睡前锁了窗,不知是谁半夜访?

       黄少天不动声色的把手伸到枕下,佯装熟睡。仔细聆听窗边的细微声响。“咔哒”。很轻的一声,但黄少天知道,并未加固过的窗锁定然已被撬开。只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趁来者不备,或许还可一搏……

       可周遭却动静全无,黄少天不禁握紧了枕下的枪,对未知的恐惧漫上心头。

       喻文州看着床上略微有些颤抖的身躯,无声的笑了笑。这个小老板一早就醒了,他可以确定。枕下的手中或许是握有防身的枪支吧。

        这时楼下大门门锁也传来被撬开的声响,黄少天心中讶异不已,这破店还引来了两拨人?喻文州也于此时动手。黄少天只觉鼻端传来刺鼻气味,瞪大了双眼也只看到一个模糊人影,便再无意识。

        喻文州扛着被迷晕的黄少天跳出窗外,不忘顺手带走了枕头下的枪,还锁好了窗。
    
      黄少天再次醒来是在一张尚算松软的大床上,周遭阳光刺眼。眼皮沉重,他尝试着睁开眼睛。模糊的光影逐渐在视网膜上成像,黄少天于是看到了站在窗边负手而笑的男人。

      明明穿着再普通不过的白衬衣牛仔裤,笑的也像是温暖的邻家大男孩,黄少天还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噤。

        喻文州把黄少天的反应都看在眼里,不由对这次的任务目标更多了几分兴趣。
    
       黄少天见他不语,便率先开口:“那边的兄弟敢问尊姓大名啊?深夜把我掳来不只是为了让我换个地方过夜吧?我一个破卖香水的又没钱又没势的你把我抓来也没用啊是不?”

      倚在窗边的男人依旧笑看着他,就在黄少天以为他大概不会同自己讲话的时候,喻文州才向他走过来。“喻文州,我的名字。”唇边仍是带着笑。在黄少天眼里却充满了威胁意味。

      黄少天暗暗觉得这人不简单,也不透露掳人的动机。仿佛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顶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却不知心思有多深沉。

        喻文州走过床边,瞥他一眼,看他眼珠乱转可爱的紧。忍住笑道:“都十二点了,你要是不饿的话,可以继续躺着。”
    
     说罢自顾自开了卧室门走出去,且故意没有关门。饭菜的香味顿时唤醒了黄少天的胃。再也顾不上什么可能的危险,先祭五脏庙比较重要。
    
     于是也翻身下床,走出卧室便看到喻文州坐在餐桌前等他。黄少天也无暇去思考其他,坐在桌前便开始大快朵颐。喻文州笑着给他盛了碗汤,黄少天看了看,却没有喝。

      喻文州看出他的心思,不由扶额:“这一桌菜都是我做的,要是想给你下药,你也躲不过去。”黄少天咬牙:“我又不是怕你下药,我晾一会儿再喝不成么?”

      喻文州再度弯起唇角,这位小少爷,可是比自己想象中有趣得多。小野猫伸爪子的样子跟熟睡的样子可不一样,不过,都意外的可爱呢。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再说话,黄少天专心致志的对付眼前的饭菜,吃饱了才有革命的本钱,何况眼前这个家伙看起来可并非善类。

      直到黄少天用餐巾纸抹了抹嘴角,喻文州才开口道:“吃饱了?”黄少天放下纸巾,不答反问:“你到底抓我来做什么?我附近店里的老板可都认识我,我今天要是不回去开店的话,他们一定会发现异常的。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成吗?我要是能给你你想要的,我一定给,然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成么?”

      喻文州仍是笑着,眼里多了几分戏谑的光芒:“若我说,我想要你呢?”

tbc

     

     

        
      

评论(3)

热度(17)